制造业用工难,咋破解?——追踪制造业用工问题

                                                    这座玻璃桥位于张家界大峡谷景区,是世界最高、跨度最长的玻璃桥,大桥建在大峡谷两侧的峰顶上,横跨大峡谷,桥拱距谷底相对高度约400米,全长约370米,桥面全部采用透明玻璃铺设,桥中心有全球最高的蹦极。站在桥上,脚下400米处的谷底全景尽收眼底。

                                                    文章认为,即使拜登政府放宽对次尖端产品的限制,两国在先进技术方面的竞争也将持续存在。鉴于这些情况,中国更加重视突破技术瓶颈,并强调创新是十四五规划的主要内容。文章指出,中国并不是唯一这样做的国家。

                                                    粟裕老首长曾说过,在战役上我们是劣势,是以少胜多,在战术上是以多胜少,我们在兵力装备上处于劣势,但硬是把这锅夹生饭一口一口吃下去了。  在淮海战役中,我党我军作出了两个非常关键的决定——首先歼灭黄百韬兵团争取战役主动权。

                                                  制造业用工难,咋破解?——追踪制造业用工问题

                                                  原标题:制造业用工难,咋破解?——追踪制造业用工问题  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议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坚持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

                                                    近期,一些地方制造企业存在“招工难”现象。

                                                  新华社记者日前分赴广东、山东、江苏、河南,进企业一线,问工人心声,听取各方意见。

                                                  记者同时还就此采访了参加两会的代表。

                                                  以下为采访实录:  临时工跟着劳务公司转,权益咋保障?  企业诉求:苏州敏煌精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给华为等生产配件的高新企业,董事长孙中正最头疼的是“缺工”。 企业里干几天就走的临时工有40%,有20%的订单因缺人不敢接,因临时工技术不熟练致使产品返工成本增加15%。

                                                  孙中正发问:“临时工不在企业沉下来,谁来培养他们成为优秀的产业工人?”昆山志达塑胶制品有限公司有30%的临时工,董事长张心志也忧心地说:“临时工学不到技术,40岁以后谁要?”  工人咋说:正在敏煌公司做临时工的何万春,1998年出生,云南楚雄人,18岁外出打工至今。

                                                  他手机里有4、5个劳务公司微信群,哪家劳务公司一小时给的工钱高就去谁家;而在志达公司,类似的临时工也不少。

                                                    劳务市场现状:昆山市人力资源市场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陈琦介绍,公司一年从全国各地招到2万至3万正式工,但进入企业后,不少人离职进入临时工队伍。 原因是,临时工不用缴社保,劳务公司给临时工的时薪高于企业正式工。

                                                  昆山诚翔人力资源有限公司总经理沈月良介绍,昆山有近千家劳务公司,都在抢人;不提供时薪,就抢不到人。

                                                    政府回应:昆山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副局长许继华分析企业招工难指出,昆山GDP每增长3%,就业人口需同步增长1%,而劳动力供给在下降。 为解决企业招工难题,维护临时工权益,昆山正打造“人人首选”人力资源管理服务平台,建立劳务公司“红黑榜”版,加强中小微企业挂钩联系和定期走访。   代表建言:全国人大代表、农民工段俊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推动放开在就业地参加社会保险的户籍限制。 建议尽快将灵活就业纳入就业管理服务体系,不能让劳务公司和临时工成为不缴社保的空白之地,维护临时工的合法权益。

                                                    高技术工人需求迫切,咋解决?  企业诉求:卧龙电气(济南)电机有限公司是卧龙集团北方最大的家用电机制造基地,企业人力行政部部长高绍静说,目前一线工人缺口仍在四分之一左右,高端电机研发等专业技术人才更缺。 济南圣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今年上马几个大项目,需要约1500名技术工人,企业人力资源部副总经理燕俩表示,高技术工人很难招到。

                                                    政府回应:济南市章丘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李士锋介绍,章丘拥有制造业企业12000余家。 要开展紧缺工种、新就业形态等特色培训,积极引导技能培训学校、劳务公司大力开展“订单式培训”,精准靶向助力企业解决高技术用工难问题。   代表建言:全国人大代表、齐鲁制药集团总裁李燕说,制药行业要求操作人员要掌握化学、质量控制、信息化、自动化控制等技能,齐鲁制药集团明显感受到“合适的人”难招。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完成职业技能提升和高职扩招三年行动目标。

                                                  建议国家在职业教育中加大对具有较好数理化知识功底的高中毕业生的职业培训力度,将他们培养成高水平技工人才。

                                                  企业则要为每名员工量身制定职业规划并持续进行技能培训,成立企业大学提升职工专业技能。

                                                    年轻人就业观念变了,如何留住?  企业诉求:河南郑州荥阳市高山镇一家阀门企业面临员工老龄化、后继乏人的困境。 “公司职工平均年龄47岁,部分工人即将退休。

                                                  机械制造行业部分岗位属于重体力,年轻人不愿意干,一线核心岗位招工难,工人老龄化影响企业产能。 ”李先生说,企业正在用技术改造替代人工,但有些岗位机器无法取代。   企业之变:广东长盈精密技术有限公司二厂制造中心到4月还需要招2000人至2500人。 制造中心总监王天宇介绍,为解决招工难,企业实施技术补贴等办法留人。 广东以诺通讯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超说,企业设招聘冠亚季军进行奖励,实施稳定产业工人方案。

                                                  东莞市丰熙食品有限公司人力资源总监张伟则表示,把工厂布置得像高端写字楼那样洋气,让工人喜欢留下来。   代表建言:全国人大代表、东莞瑞丰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会主席曾香桂认为,“90后”年轻人对工作环境、职业发展和教育养老等需求有更明确目标。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入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战略,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 她建议,促进教育公平,健全社保体系,让务工人员在城市扎根发展。

                                                  (新华社记者王优玲、周圆、谢希瑶、黄浩苑、王志、孙清清、刘巍巍)(责编:李强强、章华维)。

                                                  制造业用工难,咋破解?——追踪制造业用工问题

                                                    早在2018年,建行便率先成立建信住房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成为国有六大行里最早入局住房租赁市场的。今年5月,中国建设银行分别与广州、杭州、济南等6地签订合作协议。未来3年内,建设银行将给予不少于1900亿元的贷款支持。

                                                    以党网为底色,聚焦内容主业,瞄准智能化方向,凭借资本+技术双轮驱动,人民网正力争成为内容科技(ConTech)领军企业,重构具有影响力和竞争力的党网平台。人民网围绕内容主业,重点建设四个层次的业务。

                                                  制造业用工难,咋破解?——追踪制造业用工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