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雨虹:守住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

      始终把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放在心上,坚定不移增进民生福祉,我们就能让源源流淌的碧水穿行在山川田畴间,惠泽亿万百姓。  “白衣天使,欢迎回‘珈’”“春暖花开,英雄归来”。

        民政部部长李纪恒介绍,中国是当今世界老年人最多的国家,2019年年底已有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亿,预计2025年突破3亿、2033年突破4亿、2053年将达到亿的峰值。目前,中国总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线。  规划纲要提出的应对措施包括:优化生育政策,推动实现“适度生育水平”,“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等。国家还将改革完善人口统计和监测体系,“密切监测生育形势”。

        在国家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林郑月娥认为,香港作为一个高度法治化、市场化、国际化的经济体,有着明显的发展机遇。香港可以用好“一国两制”的优势,进一步强化在国际循环中的“中介人”角色;另一方面,香港可以聚焦内地市场的商机,更好地融入国家的发展大局,积极成为国内大循环的“参与者”和国际循环的“促成者”。  “只要我们把握国家‘十四五’规划带来的种种机遇,抓紧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时机,香港的经济、社会和民生肯定会迎来更光明的前景。”林郑月娥说。

    金雨虹:守住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

    金雨虹:守住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在很多人的眼里,重症监护室(ICU)是一个离死亡很近的地方,但同时也是一个向死而生的地方。 这里的医护人员每天都在与“死神”博弈,作为一名重症医学科的“战士”,金雨虹从2004年开始,便在为守住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而不停“战斗”。

    “高压岗位上的坚守”慎重对待每一份生的希望金雨虹,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以下简称李惠利医院)ICU主任、浙江省器官捐献评估核心组专家、中国病理生理学会危重病医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在十多个重量级的“身份”中,作为一名资深重症医学专家,她谈的最多的,还是与重症医学科相关的那些事。

    李惠利医院重症医学科成立于1993年,是宁波市率先成立的综合性ICU之一。

    到了2004年,医院对重症监护室(ICU)进行重新整合,亟需组建精干团队。

    当时33周岁的金雨虹,刚从北京协和医院进修呼吸危重症医学回来,成为众人眼中的最佳人选,而她也不负众望,毅然挑起了ICU负责人这个大梁。 “我刚到ICU那年,只有8张床位,2名医生,其他2名医生还是从别的科室借调的。

    ”金雨虹回忆起初到ICU时候的情景,直言人手不足是遇到的第一大问题,尽管当时家里还有年幼的孩子,但她所有的周末几乎都在医院里度过的。

    在金雨虹看来,ICU可以算作危重病人能否生存下来的最后一道防线,患者能够进入ICU,就是还有生的希望,必须慎重对待。 从她接手ICU以来,无论是否轮到值班,她始终处于24小时待命状态,关注每一位患者的病情,悬着的这颗心从来没有放下过。

    金雨虹清楚地记得,她到ICU后大概两个月左右,一名被蛇咬伤的患者,出现心脏骤停,情况十分危急。 没有轮到值班的金雨虹,那天像往常一样还留在办公室忙碌,听到警报声后第一时间赶过去,跟其他医生轮流胸外心脏按压近一个小时,终于心电监护仪上出现了波浪曲线,此时的金雨虹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样的情形,几乎每天都在医院ICU里上演。 目前,李惠利医院兴宁院区和东部院区ICU共56张床位,医生47名,护士147名。

    跟随着李惠利医院ICU的不断发展,作为医院重症医学科的负责人,金雨虹不变的是那份如初的坚守。

    “与时间赛跑”最佳的时间给予最有效的治疗“很多时候,我们面临的患者都是高危的,病情都是极端的,特别需要在最佳的时间给予最有效的治疗。

    ”金雨虹说,这么多年来,她所做的工作,一直都是在“与时间赛跑”,而想要拥有“跑赢”的底气,就需要尽可能做到精准。 对于重症的治疗并不是方法或技术的简单叠加,金雨虹举了一个例子,比如一个患者多脏器功能衰竭,有的学科医生可能主张多补充液体,也有的认为脱水对于肺部治疗来说更加有利,他们都从自己的学科专业角度去研究治疗方案,但患者送到ICU,就需要ICU的医生,把各个学科的矛盾意见协调后,总结梳理出综合性的治疗方案,最终落实到患者的身上。

    ICU所需要的精准,除了体现在多学科意见交会点上产生的方案,同时也表现在每一项的治疗上。 金雨虹认为,对于每个送过来的患者,都需要细致的分析,比如只作心衰、肺衰这样简单的说明,对于重症治疗是远远不够的,把各种情况都分析透彻,才能对症治疗。

    同时,对于重症患者,用生命监护仪实时监测生命体征,随时查看各类指标,以便快速应对复杂多变的病情,调整治疗方案。 让金雨虹印象深刻的一位患者,2016年底因急性重症胰腺炎,被紧急转院至李惠利医院重症监护室,由于病情危重,一住就是3个多月。

    期间,金雨虹及其他医护人员,根据病情实际发展情况,不断调整治疗方案,先后三次将患者从生死线上拽回来。

    而这位患者在ICU中与医护人员日常交流的4本厚厚的笔记本,成为了一段温暖的记忆。 “边瞄准边开枪”科研与临床齐步走“重症医学和传统学科不一样,有人说叫‘边瞄准边开枪’。 ”金雨虹解释说,重症医学科没有统一的“参考书”,面对患者的突发情况,更多的是需要医生丰富的临床经验和快速果敢的判断,具有非常大的挑战性。

    金雨虹来到重症医学科没多久,就着手开拓新技术新项目,她根据此前所学的技术,以及平时积累的经验,完成了当时医院首例经皮气管切开术,此后,该项技术推广应用到了急诊急救及危重症诊疗方面,减轻了患者的身体创伤,提高了急危重患者抢救成功率。

    在重症医学科的十六载,金雨虹深刻地体会到重症医学相比别的学科,更需要延续生命支持的全新医学技术和理念,除了不断地积累总结经验,提高自己的医疗水平,更要进行高水平科学研究和培养高层次人才,用科研创新推动医疗创新。 近几年来,在金雨虹的带领下,李惠利医院重症医学科承担了宁波自然科学基金及省卫健委科研项目共13项,在研3项;科室成员在国内核心期刊及国外SCI学术论文30余篇;获国家实用新型专利2项。 同时,重症医学科作为国家级急诊专业住培基地重要组成部分,进行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全面展开本科、研究生、住院医师及继续教育各项工作。 现在科室的医生配置相对比较充裕,我们鼓励科室的医生去做科研。

    ”金雨虹说,下一步科室的重点将放在科研创新和人才培养上,希望可以打造科研人才团队、制订科研发展方案,让临床与科研齐步走,实现科研成果质量更好、层次更高,推动成果转化,从而提升医院整体医疗水平。

    (沈佳丽)出诊时间:周二上午名医门诊周三下午。

    金雨虹:守住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

      对于使用时未及核实的权利人,可以向中华网提交权利人身份证明材料。中华网内容部分版权声明  中华网及其注册用户及本网页内的资料提供者拥有此网页内所有资料的版权。

      针对有需求的学生,可以出台相应规范制度,鼓励学校在课后提供有针对性的教学服务,通过组织兴趣班等活动,满足学生个性化和差异化的需要。同时还要注重加强校外教育资源的整合。“各市区县都有少年宫、科技馆、体育学校等,希望相关部门协同起来,建立公益性的校外教育体系。

    金雨虹:守住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